首页 > 捐卵医院 > 夫妻超生被征收32万社会抚养费生活陷困窘!卫健局:可分期缴纳
2020
06-11

夫妻超生被征收32万社会抚养费生活陷困窘!卫健局:可分期缴纳

近日在广州市番禺区,一对夫妻因此前已生育两个孩子,在生下第三个孩子后,番禺区卫健局决定对夫妻二人征收社会抚养费合计近32万元。目前,夫妻二人银行账户被冻结,法院已启动强制执行。


当事人王芳(化名)称,现在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都依靠丈夫刘平(化名)一个人工资维持,家中老人罹患癌症,第二个孩子因无钱缴纳学费仍无法去上幼儿园,32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已将他们家的生活逼上绝境。



2017年4月,王芳发现自己意外怀孕,因已经生育了一儿一女,她和丈夫原计划将胎儿流产,但最后二人还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。


“我们知道(超生)会被罚款,但没想到会罚这么多。”王芳称,怀孕期间和生完孩子后,计生部门一直都没找过她或丈夫,有一次,她听说居委会门口张贴了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书,但她并未放在心上。


直到一个月前,她用微信给朋友转账时,才发现微信被冻结。提示信息显示,“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及司法机关的文书要求,我司已经协助司法机关冻结了你零钱账户中的相应资金。”冻结时间为2020年5月7日。


随后,她查询自己和丈夫的银行卡,发现全部被冻结,一家人的生活突然陷入困顿。王芳起初不解,随后想到此前居委会张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,才想到账户是因为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而“被强制执行了”。



2019年1月10日,广州市番禺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(现番禺区卫生健康局)作出的《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》显示,王芳夫妻于2018年1月23日违反计划生育,属城镇居民超生第一孩,根据《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有关规定,每人应缴纳社会抚养费158799元,夫妻二人合计近32万元。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载明,该院于2019年9月9日裁定,准予对该征收决定强制执行。


王芳一家遂感到焦虑不安。她算了一笔账:去年公公婆婆过来帮她照顾孩子,公公身体有残疾,婆婆去年又被查出肺癌,做手术花了近20万元,当时还借了一部分钱。现在第一个孩子读小学,每月各种开支2000多元,第二个孩子读幼儿园,一学期也要一万多元学费,第三个孩子又正在吃奶粉。不仅如此,每月还要偿还6000多元的房贷。


刘平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,每月工资一万多元,一家七口的生活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维持。刘平说,由于自己的工资“月月光”,夫妻二人账户实际被冻结的钱款总共只有1万多元,目前尚未被划走。但账户被冻结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,刘平担心下月工资也会被冻结,且房贷如果无法偿还将影响自己的征信。


现在,一家七只能到处借现金维持生活。不仅如此,由于没有钱交幼儿园学费,现在第二个孩子仍未入学,幼儿园老师已经催促了多次,孩子问妈妈为什么自己不去上幼儿园,夫妻二人无法作答。


卫健局:可以申请分期缴纳


6月9日,番禺区石楼镇计生办一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,生育政策没有全面放开前,依然会对“超生”对象征收社会抚养费,“有文件在,我们必须要执行”。他说,根据修改后的《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规定,如果夫妻“超生一孩”,双方需要分别按照当地上年度可支配收入3倍缴纳社会抚养费。


界面新闻注意到,《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第四十六条规定,城镇居民超生一个子女的,对夫妻双方分别按当地县(市、区)或不设区的地级市上年城镇居民(常住居民)人均可支配收入额为基数,一次性征收3倍的社会抚养费。


这位人士说,当地上年度可支配收入已有统计数据,2018年修改后的《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删除了原来按“3-6倍”征收的弹性规定,统一规定按照3倍计算,因此这一征收数额无法更改。


番禺区卫健局妇幼科负责人也对界面新闻表示,计生部门在该案中的征收程序“没有问题”,当事人收到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后,如果不服,可以申请复议或者到法院起诉,但是该征收决定书送达后,过60天的复议期和6个月的起诉期,当事人仍未缴纳,计生部门才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
上述石楼镇计生办人士表示,如果被征收对象确实存在困难,可以按照《广东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》申请分期缴纳,分期缴纳“首付”不低于征收总额的30%,分期缴纳期限不超过3年。他表示,强制执行也会考虑被征收对象的实际困难,“不会让你生活不下去的。”


人口学专家何亚福对界面新闻介绍,近两年媒体已报道过多起计生部门对“超生”对象征收社会抚养费引发舆论关注的案例,最后都低调处理,现实中也有不少生育三孩的家庭,“没有举报就没有处理”。“这说明计生部门在执法的同时,也需要兼顾人口形势和家庭发展”,何亚福说。



出生人口“三连降”


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:取消生育三孩以上处罚


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17日公布的数据,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10.48%。


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指出,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历年出生数据,2010年以来,我国出生人口持续增加,到2016年达到峰值。2017年之后出生人口开始下降,目前已经是三连降。


此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;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。


不久前结束的2020年全国两会上,有多位代表委员提出进一步放开人口政策的建议。


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,应取消生育三孩以上的处罚政策,同时补助托幼服务,加强对妊娠期女职工的劳动保护。黄细花认为,随着未来几年二孩生育堆积效应减弱,二孩出生人数会随之下降。同时,住房、教育、医疗价格等上涨提高抚养成本,也压抑了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。


全国人大代表、辽宁省常务副省长陈向群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恳请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政策。


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副主任孙永春也建议,重视人口老龄化日益突出的问题,对全面放开计划生育进行试点,在适当时候放开计划生育,促进人口均衡发展。



宜在处罚和人道中寻求平衡


近日,网传广西都安90后夫妻久居大山生9个孩子,事件引发网友热议。都安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,该情况属实。目前,这家11口人全部享受最高低保标准,每人每月350元,合计近4000元,并通过危房改造的相关政策,免费在山下获得新家。


不得不说,该起严重超生事件的发生,不能仅归咎于该对夫妻的责任和法律意识缺失。当地有关部门的监管和实施不到位,现实中政策执行困难,都是导致这样局面的原因。《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》中,虽然有明确的追责规定,也有罚款的措施,但现实中很多像本案中的超生家庭,根本交不起罚款。倘若强制执行,对本不富裕又需要养育众多孩子的家庭来说,几乎不可能也不人性化,所以一般以宣传教育和责令改正为主。


从本案来看,该特殊家庭的相关生育情况不值得鼓励,其面临违反生育政策的处罚问题,但有错在大人,孩子是无辜的。当9个孩子既成事实的情况下,他们应该得到善待。政府提供基本生活补助,社会伸出援手,为其基本生活兜底,保障孩子的受教育权,都是应有之义。有关部门的当务之急,是多关注这个特殊家庭的孩子的生存和养育问题。


事实上,现在全面提倡优生优育,监护人除了担负“养”的责任,更有“教”的义务。对于该户人家,需要解决的远不止于温饱,还有孩子们的成长和受教育问题。而依靠低保生活,只能满足他们基本的吃饭穿衣,没有办法再额外满足其他物质需求。这也注定了低保不能成为其一辈子的靠山和定心剂。


对于这样的特殊家庭,政府应更多根据实际情况,转变思路,灵活处理,在人道主义关怀和对违反政策处罚之间寻找平衡,比如处罚不一定罚钱,可以通过社会工作或工时来换取劳动价值,冲抵超生罚款,这既是扶助这个特殊家庭,部分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,也能保证其正常生活,不断充实抚养子女的物质条件。


经过此事,各地相关部门也应积极反思,竭力避免类似情况重演,对宣传生育政策主动作为、常抓不懈。
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